不能轻信的西班牙“百年老店”

一、案情简介

被保险人A公司为中国东南沿海某箱包出口企业,具有十几年生产各类箱包产品的丰富经验,与多家世界知名箱包品牌商有过合作。买家B公司为西班牙某行李箱生产批发商,成立于1910年,目前拥有自己的箱包品牌,下游客户500余家,是一家声名显赫的“百年老店”。双方自2007年起建立合作关系,截至2010年,累计交易额近2 000万欧元。20102月,双方开始以赊销方式进行贸易,账期根据B公司下游买家的需求从45天至75天不等。20105月,B公司开始拖欠付款。为了维持良好的合作关系,A公司并未及时调整出运政策,仍继续向B公司超限额大量供货,前后累计出运40票货物,货值达200万欧元,但B公司始终未能按期付款,使A公司遭受了大额损失。

二、案件处理

(一)拖欠初期:买家态度诚恳,被保险人全盘接受

货物大量出运后,A公司曾派员赴西班牙考察买家经营情况,商谈付款事宜。出于对A公司货物的需求,B公司在应付账款逾期前期始终保持陆续小额回款,并多次表示正在努力筹款,甚至提出不惜转卖其所持有的其他公司股权以筹得资金。A公司由于担心第三方资信公司的介入可能影响与B公司亲密的合作关系,从而刺激B公司进一步扩大拖欠行为,因此并未及时向第三方资信公司通报可损,而是相信买家将会努力还清账款。

(二)拖欠中期:买家态度反复,风险初现端倪

拖欠风险发生后,B公司曾多次签署还款协议,但始终未能如约付款,一拖再拖,3个月一晃而过。20109月,A公司已察觉出苗头不对并提高警惕,对于B公司的后续出货要求,A公司提出停止赊销,采用现款现货方式交易。但是,此时B公司的资金周转已经出现巨大问题,对历史债务尚难以承担,更何况以现金购买新的货物。此时双方合作关系开始出现裂痕。

(三)报损:第三方资信公司及时介入,买家频频周旋

A公司拖欠风险发生后近4个月,A公司因减损不利,资金压力过大,方才向第三方资信公司通报可损。第三方资信公司接到报案后立即向B公司发送催讨函,一方面要求其书面确认债务,另一方面要求B公司答复明确付款计划。经验老道的B公司并未直接回复,而是通过一家西班牙律所驻华代表处的律师向第三方资信公司回函,承认其与A公司之间的贸易关系,但对A公司提供的对账单明细提出异议,仅对其中185万欧元债务予以确认,称剩余部分已经支付;同 时,B公司提出A公司货物存在质量问题,并向A公司提出高额反索赔。当第三方资信公司要求B公司提供已付款证明以及反索赔证据时,该律师又转而请第三方资信公司提供A公司的委托授权函以确认第三方资信公司的合法身份,但始终对债务情况及还款计划予以回避。

(四)转折:买家“反咬一口”,被保险人恍然大悟

为避免买家持续利用律师介入拖延时间,第三方资信公司在提供授权函的同时,严词要求B公司于一周内提供书面付款计划。岂料一周后该律师反馈,B公司总裁在中国苏州出差期间受到了A公司人员的人身威胁,并表示将保留对A公司人员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。当第三方资信公司将买家律师所言向A公司转述并核实情况时,A公司对买家的夸张描述显得相当震惊。据了解,当日A公司获悉B公司总裁将前往苏州与其他工厂洽谈贸易,为了妥善解决欠款事宜,

A公司一名副总与相关业务人员火速赶往苏州,希望与B公司总裁会晤。恰巧B公司总裁与A公司副总人住同一间酒店,双方巧遇后进行了短暂会面。虽然B公司总裁对A公司副总的突然出现表示意外,但也同意隔天上午双方就欠款事宜进行会谈。当A公司副总第二天准时赴约时,却发现B公司总裁早已退房离开。至此,A公司才恍然大悟,B公司不但没有实际的付款行动,甚至还把身为债主的中国出口企业视作威胁其人身安全的“恐怖分子”。A公司一时难以接受买家前后态度的巨大转变,感觉受到莫大侮辱,再次书面确认本案已全权交由第三方资信公司处理,要求第三方资信公司加大催讨力度,向B公司追讨欠款。

(五)追偿:积重难返,买家最终陷入破产

第三方资信公司通过国外渠道向买家追偿。通过多次施压,买家开始陆续还款,但始终拒绝签署书面还款协议,还款金额也仅为每周2万欧元。当第三方资信公司进一步向B公司施加压力督促其付款时,B公司律师表示目前B公司经营遇到重大困难,如果A公司提起诉讼,将立即申请破产保护。为尽量争取在B公司破产前获取更多的还款,经综合分析后,本案并未立即采取诉讼措施。但在20117月初,B公司正式向法院提交破产申请,“百年老店”就此轰然倒下。

阿信

174 文章总数

信用就是资本

作者简介

信用视界官方账号

扫码下载APP 商务人士必备

扫维下载app
  • 联系信息
  • 电话:400 800 7975
  • 邮箱: service@gladtrust.com
  • 地址:青岛市市南区宁夏路288号软件园4号楼
  • 下载信用视界APP
  • 关注信用视界公众号
  • 催全球小程序
联系客服